首席律师

孙随勤 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13764922280
QQ:295099694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律师简介] [联系我们]
律师简介更多>>
上海资深律师--孙随勤律师简介
孙随勤律师,合伙人,手机13764922280 ★☆南京大学法学院硕士毕业,多年从事法律学习和工作,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上海市律师协会会员、上海资深刑事律师、从业以来,始终从严要求自己,做人乃至服务至上、一切为了当事人、承办过数起在地方上有影响的案件,积累了丰富的实践工作经验,擅长刑事、工伤赔偿、侵权等人身损害纠纷,办理各类侵权案件数起,服务项目涉及金额达数千万元,先后担任数十家公司企业法律顾问。处理过各种诉讼及非诉讼案件,发表的专业文章和评论被新浪、搜狐、网易、凤凰网、搜房网、安居网、解放日报、新民晚报、新闻晚报、每日经济新闻报、21世纪经济报、北京日报、海外苹果日报、
来访路线更多>>
广东女孩遭12名少年轮奸患精神病 嫌犯均获刑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互联网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06-25  分享道
【摘要】……
  

广东女孩遭12名少年轮奸患精神病 嫌犯均获刑

 

微信号:SSQ13764922280 微信公众号:shanghai-lvshi

上海离婚律师 http://www.shanghailvshi1.com

上海房地产律师http://www.hao-lawyer2.com

 

南都讯 14岁广东吴川少女柯雯去年57日凌晨惨遭12名青少年强奸,吴川市法院近日作出一审判决:案发时16岁的主犯董某犯寻衅滋事、抢劫、强奸三罪,被判有期徒刑12年;主犯陈某僧犯寻衅滋事、强奸罪,判有期徒刑五年九个月。其他10名案犯均被认定犯强奸罪,分别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至411个月不等。

 

法院判决书显示,去年5623时许,柯雯乘坐表哥柯强的摩托车途经吴川江心岛桥,与董某、陈某僧、陈某、康某浩、欧某彬等9人驾驶的摩托相遇,董某等拦停柯强的摩托,任意殴打柯强等。

 

此间,被告人李某等三人驾摩托到达江心岛桥,停车在旁观看。柯强等人被殴打后往江心岛方向跑,柯雯即向江心岛牌楼方向行走。董某等人见柯强等跑离现场,用摩托防盗锁砸打柯强的摩托车,合力将车抬起扔进江里,往同德城方向逃跑。陈某僧驾摩托搭着董某逃到江心岛牌楼约10米处发现柯雯,董某下车强行将柯雯拉上摩托,挟持着往沿江路行驶。

 

陈某等10人驾乘摩托跟随。行驶过程中,董某害怕柯雯报警,抢走手机。柯雯被挟持到吴川梅录沿江路六区路段,陈某僧称其在抬车丢下江时烫伤手,董某将柯雯拉下车,又拉上康某浩的摩托,让康某浩、陈某挟持着继续行驶,至吴川海滨街道紫荆大道海垄村路段多次强奸、猥亵。

 

此后,陈某僧、陈某、欧某彬等把柯雯挟持到吴川海滨街道官衙村下山岭的小路,拉到岭脚强奸猥亵。

 

此时,众人被外面传出声音吓倒,陈某僧等驾车离开,多次接到寻找柯雯的电话,心里害怕。于是,他叮嘱众人不要把事情说出去,与董某约定由其负责赔偿手机,陈某僧等负责赔偿摩托。同时,派人取回柯雯的衣服,交给她哥哥的朋友,转交家属。

 

柯雯遭凌辱前,曾认出主犯董某是其哥哥“朋友”,报出绰号,但董某装作不识,带头将其强奸。

 

事发时,12名案犯并非全部互相认识。当地警方案发后曾通报,这伙人临时聚集,临时起意无故打人、抢劫、强奸。判决书显示,12名被告中,案发时4人只有14岁,年龄最大的是陈某僧,仅17岁又两个月;主犯董某当时是17岁差两个月。7人还是在校中学生,其他5人除1人是网吧管理员,其他辍学无业。(文中涉及人物均为化名)

 

回访

 

女孩惨遭凌辱患上精神病

 

6151630分,在吴川浅水镇龙首管理区一栋三层楼内,柯雯背倚着墙壁,双腿并拢曲伸,安静坐在凉席上,75岁的奶奶陪伴左右。陌生人走到面前,她没有任何反应,专注两手紧握的奶瓶上。她母亲柯梅说:“奶水中有医生开具治疗精神病的药,里面有镇静剂。”

 

患创伤后应激障碍

 

去年57日凌晨那场惨痛经历之后,回到家的柯雯很快出现精神方面问题。几天后,柯梅与丈夫将女儿送往湛江的广东医学院附属医院检查,被诊断出患上应激性精神障碍,主诊医生建议入院治疗。

 

入住该院一段时间,去年66日,柯梅夫妇将女儿送到湛江市第三人民医院,再次被诊断出“创伤性精神障碍”。医生病历报告中写道:服药后情况稍好转,晚上尖叫减少,但仍需家人陪和开着灯才敢睡,不肯吃饭,只喝牛奶,表情呆板,不肯与人说话。同年1114日,湛江市第三人民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受吴川市公安局委托,对柯雯进行精神鉴定,结果是:因在突然情景下被多人强奸,形成异乎寻常的威胁性心理创伤,导致出现持续的精神障碍,柯雯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

 

怕光怕黑怕陌生人

 

 

“这一年,我和老公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柯梅说,他们原住在吴川市区,柯雯患病后经常白天、晚上突然尖叫,担心吵到邻居,也为给女儿换个环境,把家搬到吴川乡下亲戚家的空房里。刚开始,夫妇俩每天送女儿去精神病医院检查、治疗,希望尽快把病治好。但是,女儿的病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厉害,“开始我们问她话,她偶尔还会‘嗯、啊’回上一句,后来一句话都不说了。”

 

在柯梅记忆中,女儿说话的声音、形态已变得模糊,她记不起孩子最后一次开声说话是什么时候。每天,柯雯躲在临时住所的房间里,躺在床上,不愿下地走动,更不能与陌生人接触。怕光,房间窗帘永远是拉上的。怕黑,晚上睡觉,柯梅与丈夫要抱着孩子睡觉,整夜不能关灯。

 

王夏苇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周松柏责任编辑:NN124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