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律师

孙随勤 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13764922280
QQ:295099694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律师简介] [联系我们]
律师简介更多>>
上海资深律师--孙随勤律师简介
孙随勤律师,合伙人,手机13764922280 ★☆南京大学法学院硕士毕业,多年从事法律学习和工作,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上海市律师协会会员、上海资深刑事律师、从业以来,始终从严要求自己,做人乃至服务至上、一切为了当事人、承办过数起在地方上有影响的案件,积累了丰富的实践工作经验,擅长刑事、工伤赔偿、侵权等人身损害纠纷,办理各类侵权案件数起,服务项目涉及金额达数千万元,先后担任数十家公司企业法律顾问。处理过各种诉讼及非诉讼案件,发表的专业文章和评论被新浪、搜狐、网易、凤凰网、搜房网、安居网、解放日报、新民晚报、新闻晚报、每日经济新闻报、21世纪经济报、北京日报、海外苹果日报、
来访路线更多>>
认罪的被告人为何被宣告无罪?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http://www.hao-lawyer1.com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0-29  分享道
【摘要】佛山市中院刑一庭 作者: 王咏章 ……
  基本案情: 2004年10月24日,佛山市顺德区勒流镇居民寥远光在自己所有的用以出租的房屋内,被人以锐器致伤左胸部及右大腿造成左胸外侧动脉及右股动脉破裂致失血性死亡。公安机关即立案侦查,根据侦查的线索于11月27日在四川省绵阳市将被告人冯龙华抓获。冯龙华供认了其伙同“肥锋”、“莫二娃”、“阿勇”伤害廖远光的犯罪事实。12月26日,公安机关根据特情提供的线索将潜回勒流的被告人莫正财抓获。莫正财对其犯罪行为供认不讳。该案由佛山市人民检察院于2005年6月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案经审判,本院于2005年10月24日作出判决,以公诉机关指控的证据不足,所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为由,宣告被告人莫正才、冯龙华无罪。宣判后,佛山市人民检察院不服判决,已提起抗诉。本案尚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之中。 
问题的提出:本案两被告人在归案后甚至在庭审时均对参与故意伤害致被害人死亡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所不同的是,被告人莫正才供称两被告人均动手实施了伤害行为,而被告人冯龙华辩称只有被告人莫正才实施了伤害行为,冯只是在楼梯处望风。此外公诉机关还提供了现场勘查笔录和照片、被害人死亡原因的法医学鉴定书以及8名证人的证言等证据。所有证人均证实案发时看见两名可疑男子先后在现场或现场附近出现或逃离,但无人能辨认出在现场或现场附近出现的可疑男子。公诉机关补充侦查后,又补充了一份被告人莫正才对被害人的辨认笔录。但庭审质证时被告人莫正才辩称他根本记不清楚被害人的相貌,该辨认笔录是侦查人员提醒后作出的。 
对本案事实的认定,存在两种意见的争论:一种意见认为公诉机关指控两被告人犯罪,提供了两个被告人较为一致的认罪供述,并且有现场勘查、法医鉴定、证人证言等证据印证,可以对两被告人定罪和量刑;另一种意见认为,本案除了被告人的供述,没有其他证据能够印证本案是本案两被告人所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不能对本案两被告人定罪和处以刑罚。 
评析:《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充分确实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一般认为,刑诉法的这一规定在我国刑事诉讼中确立了口供补强证据规则,即对被告人的有罪供述,必须有其他证据予以补强,否则不能对被告人定罪和量处刑罚。对补强证据规则一般要从一下几方面把握: 
一、补强证据的证明对象 
美国刑事证据规则对补强证据的证明对象,要求所谓“犯罪本体(或犯罪主要事实)的独立证明”,按照这一标准,检察官的起诉必须表明三点:第一,存在犯罪造成的损害,第二,损害是由某人犯罪所引起,第三,被告人就是犯罪人。其中前两点统称为“犯罪本体(或犯罪主要事实)”。口供的补强证据必须能够独立证明犯罪本体,而对于被告人与犯罪人的同一性无须证明。在日本,有关补强证据的规则包括:第一,犯罪事实的认定必须有补强证据,而非犯罪事实,如前科、没收、追征事由等无须补强;第二,对于犯罪构成客观要件事实的认定,必须具备补强证据;第三,在犯罪事实中被告人与犯罪人同一的认定不需要补强证据;第四,犯罪构成要件中的主观要素,如故意、过失的认定也不需要补强证据;第五,对于非犯罪构成的事实,即犯罪阻却事由不存在的认定,也不需要补强证据。从美日两国的做法来看,基本上大同小异,二者都强调被告人与犯罪人的同一不需要其他证据补强,依据口供就可以认定。而我国学者认为,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要求除了被告人口供以外不仅有其他的证实本案案件事实确已发生的证据,还要有证明指控的犯罪行为是被告人所为的其他证据。也就是说不仅犯罪本体事实需要补强证据,而且被告人与犯罪人是否同一也需要补强证据。我国补强证据规则的补强证据证明对象比美、日等国要宽泛。 
二、补强证据的证明标准 
在补强证据所应达到的证明标准问题上。存在两种不同的做法:第一,除口供本身之外的补强证据应能够独立证明案件事实,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程度;第二,口供与其他补强证据共同证明案件事实,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前者完全排除了口供,即使被告人自愿作出的口供,也完全失去证明力;后者与前者相比无疑是恰当的选择,但是后者没有解决实践中如何在口供与其他补强证据之间进行证明力的衡量或分配的问题。对这一问题,我国学者认为,原则上应当要求口供和其他补强证据的证明作用之和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但是在实务上,应当允许针对不同类型的案件,赋予其口供以不同的证明作用。在较为严重的犯罪中,如故意杀人、抢劫等,应严格限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口供的证明作用,要求具有比较完整的补强证据;而对于某些轻微的犯罪,则可以赋予口供以较大的证明力,仅要求一定程度的补强证据即可。 
三、补强证据的范围 
补强证据应当符合法律关于证据能力的规定,在此范围之内,既可以是直接证据,也可以是间接证据,既可以是其他形式的言辞证据,也可以是实物证据,法律一般不做其他限制。但是,不能与口供作出实质性区分的证据,不能构成补强证据。如记载有口供内容的讯问笔录即属此类。其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其他场合所做的陈述,如果没有其他附加证据的,也不得单独作为本案中口供的补强证据。再次,共同犯罪的案件中,共犯作出的供述在本质上仍然是口供,而不能互为证人证言。因此,原则上其他共犯的供述不得单独作为被告人口供的补强证据。 
根据以上规定分析,可明确得出本案证据不足的结论。本案行为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有可能被量处死刑,显属重大刑事案件。对证明标准应当从严把握,要求除被告人口供以外的补强证据能基本证实案件主要事实,包括被告人与行为人同一的事实。但本案除被告人的供述外没有任何其他证据能证明本案被告人就是致死被害人的行为人。本案到案被告人两人,均作出了有罪供述,但同案被告人的供述不能相互作为补强证据,不能因为两被告人供述的基本一致,而对被告人定罪和量处刑罚。因此,上述两种争论意见中的后一种意见是正确的。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